师生欲情- 第02章

校园小说   2021-04-09   加入收藏夹

  宁心恰清楚地记得,遇到孟天翔的那一年。

  那年她二十岁,T大建筑设计系三年级高材生。孟天翔十七岁,正在准备联考。

  机缘巧合下,她从学长那儿接了一份家教。

  对方家长是本市知名的房地产大亨——孟建国,她的学生便是孟建国的唯一爱子。

  虽然在来到孟家位于市中心黄金地段的高级别墅之前,宁心怡已经有了充足的心理准备,但她仍是被别墅占地宽阔、豪华的装潢和为数不少的佣人吓了一跳。

  “老爷夫人出国了,大概要一个月后才回来。”孟家的管家恭敬地将她引入客厅,奉上精美茶点。

  “老爷吩咐过了,给您的时薪是一千元,如果少爷的成绩有长足的进步,还有额外的奖励。”管家微笑着说。

  “时薪一千元?”宁心恰微微一怔。

  “您觉得少吗?”

  “不……”宁心怡定下心神,立刻摇头。

  孟家是钱多得没处花,还是爱子心切?时薪一千元……这么高的家敦酬劳,她还是第一次听说。

  “另外,如果您能坚持两个星期的话,时薪会涨到一小时两千元。”管家又加了一句。

  “坚持两个星期?”宁心怡隐隐觉得不妙。

  “这个……因为少爷脾气比较暴躁,所以很少有老师能撑到两个星期。我并不想增加您的心理负担,不过遗是事先提醒您一下比较好。”

  “我知道了。”

  看来又是一个难以调教的顽劣少年。宁心怡暗自付道。她自小成绩优秀,一直以来遗兼职做家教以减轻父母的负担,几年下来,也累积了不少经验。

  顽劣的学生她见过不少,但在她耐心的指导下,他们最终都有不错的成绩。

  她对自己的能力,有足够的自信。

  “那少爷就交给您了。”

  “放心吧。”宁心恰颔首微笑。

  “您稍等一下,我去找少爷……刚才还见他在客厅里,一转眼就不见了。”管家露出无奈的苦笑,转身往卧室走。

  宁心恰深吁一口气,不知怎地,竟有微微的紧张……这可是从未有过的现象。

  客厅正前方,明亮的落地玻璃门半开着,正对着一池波光粼粼的碧波,是偌大的室外游泳池。

  突然,波光一闪,宁心怡的视线顿时被吸引,“哗”地一声,水波从两边分开……

  有人如飞鱼般自池面跃出,轻盈如燕,双手在池边轻轻一按,便跳了上来。

  拿过搁在沙滩椅上的浴巾,年轻的男子一把罩上湿湿的头发擦拭起来,然后将浴巾搭在双肩。

  阳光照着他的脸庞,虽然仍有一丝稚气,但那张英俊无俦的脸庞已经有了成年男子的锐气和魄力。

  他的身材修长挺拔,肌肤呈健康的小麦色,因长年的游泳健身,隐隐露出六块腹肌,活脱脱是一个自时装杂志走出来、身材绝佳的顶尖男模。

  连耀眼的光线,都恋恋不舍地抚慰着这具俊美修长的男性躯体,令他看上去犹如太阳神阿波罗,闪闪发光。

  从游泳池走向客厅,一眼看到坐在沙发上的宁心怡,年轻的男子露出一抹邪邪笑意,洁白的牙齿一闪。

  “哟,美女!你是来找我的吗?”

  还没等她回答,管家就从卧室冲了出来,“少爷,原来您在外面,我找您大半天了!”

  什么?

  少爷?!

  这就是她要教的十七岁高中生?宁心怡愕然站起,无法掩饰自己的吃惊。

  无论从外貌、身材还是气质看来,眼前的年轻男子都和她原先想像中的十七岁稚气学生差了干万里!

  “少爷,这位就是您的家敦老师。宁老师,这位就是我们的少爷,孟天翔。”管家擦着汗,对宁心怡笑道。

  一声响亮的口哨很不礼貌地自孟天翔口中发出。

  “没想到这次的老师是个美人!”

  宁心恰微微皱眉,他轻佻的态度令她不快。

  “少爷……”管家苦着脸。

  “你下去吧,我要和老师好好聊聊,增进感情。”孟天翔坏坏地一笑。

  管家退下后,客厅只剩下他和她,孟天翔向前走一步,宁心怡忍不住往后一缩。

  他就像一头小豹,浑身充满了危险的气息。桀惊不驯的眼眸中有一抹强烈的光芒,令她心悸。

  偌大的客厅,因与他单独相处,亦瞬间变得窄小起来。

  “老师,有没有人说过你是个美人?”孟天翔眯着眼睛打量这朵宛若从天而降的白色水莲。

  她身着一袭淡雅的白色洋装,翦翦双瞳静若秋水,清丽的脸庞上,肤色胜雪。

  她未施脂粉,更没有浓重呛人的香水味,只是那么静静站在那里,就让人赏心悦目。

  仿佛一朵夏日水莲,于无人深处静静绽放,纤尘不染,却别具风韵。

  在这个乱花渐欲迷人眼的物欲都市里,她的出现,令他眼前一亮,心弦被莫名拨动。

  “老师,你几岁?你看起来好年轻,跟我的女同学根本没什么两样。”

  薄薄的唇微微上扬,孟天翔的神色增添了几分危险,再逼近一步,宁心怡又忍不住后退,脚跟碰到沙发,身体顿时失去平衡,跌坐在沙发上。

  孟天翔显然并不打算放过她,长臂一伸,将她圈在自己的胸膛和沙发之间。

  他赤裸的胸膛还残留着游泳池里的水珠,在线条愤张的肌理上闪闪发光。

  他的脸颊离她很近,年轻男孩的清朗气息一阵阵喷拂在她面前,令她头晕目眩。

  “老师,你有男朋友了吗?”

  将头靠近至几乎亲吻到她的距离,孟天翔凝视着那双秋水黑瞳,低声问道,声音魅惑瘠痖。

  你到底在做什么?

  他是你的学生!

  脑中警铃大作,宁心怡蓦然惊醒,猛地推开他,脸上已恢复了平日的冷静。

  “孟同学,我是来上课,不是来和你聊天的,这么私人的问题,请恕我难以回答。时间很宝贵,我建议你马上去换套衣服,我们开始上课。”

  她并不想一开始就打退堂鼓,但危险的预警越来越强烈,直觉告诉她,留下来也许不是个很好的选择。但她已经答应了人家,贸贸然离去也是相当不礼貌的行为。

  “好吧。如果我侵犯了你的隐私,我愿意道歉。”

  出乎她的意料,孟天翔却伸手做出投降的姿态。

  “老师,我去冲个澡,马上就过来,你到我房间等吧。”说完,他便朝里面走去。

  孟天翔的房间十分宽敞,像寻常男生一样,摆满了车辆武器模型,还有各种电玩。

  墙上张贴着许多线上游戏的海报,还有不少惹火性感女郎的照片。

  视线在性感女郎身上一转,宁心怡微微蹙起了秀丽的眉。

  “老师,我换好了!”

  孟天翔推开门进来,他换上了牛仔裤和宽松的V领T恤,简洁清朗,一扫先前的邪气和桀惊,变得如邻家男孩般平易近人。

  “那我们开始吧。”宁心怡摊开书本。

  孟天翔在她身边坐下,也乖乖打开书。

  “我们今天先练习英文。我看了一下,你的理科成绩遗算可以,文科却落后了一大截,所以我打算从你最弱的地方复习……”

  说着说着,宁心怡突然察觉不对,她转过脸,红唇却差点擦到孟天翔的脸庞。

  他们俩的距离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近?他明明坐在她身旁,什么时候竟挪近到身躯几乎相贴的地步?而他宽阔的胸膛,几乎要将娇小的她整个拢住!

  “孟同学……”宁心怡皱眉。

  “叫我天翔。”

  “这不太好吧。”

  “老师,请叫我天翔。”孟天翔深黑的眼眸直直凝视着她。

  宁心怡觉得自己此刻就像被猎人盯上的猎物,几乎一动也不能动。

  “老师,你的皮肤好滑哦,就像丝绸一样……”

  修长的手指忽地抚上宁心怡的睑颊,那指尖仿佛带着电流,所到之处,让她的肌肤竟微微起了战栗。

  “孟天翔,如果你再这样下去,我不得不走了,”宁心怡挥开他的手猛地站起来,心怦怦直眺。

  “老师不要那么凶嘛,我只是想摸摸你而已啊。”

  刚才还散发着危险气势的男孩,此际却露出受伤的神色,像只被主人喝斥、可怜兮兮的大型犬。

  摸摸而已?这臭小孩说得倒轻松!

  “孟天翔,我是你的家教老师,你这样对我,可以算得上是性骚扰了。”宁心怡冷冷地板起脸。

  “谁教老师长得这么漂亮。”孟天翔笑嘻嘻地说。“老师,你当我马子好不好?如果和你一起走在街上,肯定有一堆男人羡慕到流口水……一想到就很爽。”

  “你……”宁心怡差点昏倒。这人外表还算成熟,内心却仍是个毛头小孩!

  “老师,我喜欢你,做我的马子吧!”

  可应他的是“啪”地一声——

  宁心恰将书猛地合上,清丽的小脸上满是寒霜。

  “请转告令尊,我能力有限,无法担任教导他儿子的重任,让他另请高明吧!”

  她转身欲走,却被孟天翔拉住了手腕。

  “老师,你真的生气了?”孟天翔偷窥宁心怡的脸色,见她怒意明显,不由得收敛了嬉笑的神情。

  “放开我!”宁心怡只觉被他大掌握住的手,像火烧一样炙热。

  孟天翔将她放开,哀求着,“老师,我知道错了,你不要走好不好?我会乖乖听话的。”

  “真的?”宁心哈瞪着他。

  “真的!我发誓!”

  “那你以后再也不能对我动手动脚,不准故意说些暧昧的话,更不许有任何暧昧的举动。你能做到吗?”

  “我可以。”孟天翔用力点头。

  见宁心怡仍一脸狐疑,他举起小指,“做不到的人是小狗!”

  宁心怡一脸黑线地看着他。

  这个年轻的男孩,危险起来像头豹子,让人坐立难安,但偶尔流露的撒娇,却又让人难以拒绝。

  她叹口气,坐了下来。

  “老师,你肯留下来了吗?太好了!”孟天翔开心地一把抱住她,把头埋在她肩窝蹭啊蹭。

  “喂!”

  他的气息和怀抱,不禁让她浑身僵硬。

  “啊,对不起对不起,我再也下会了。”

  看到孟天翔一副“童叟无欺”的灿烂笑颜,宁心怡眼角抽搐,觉得自己似乎踩中了深不可测的陷阱……

  两个星期很快就过去了。

  出乎宁心恰意料,孟天翔遵守了自己的诺言。

  虽然他说话仍乱七八糟,如“老师你美呆了”,“老师你的身材好好,肯定有C罩杯吧”之类,但除此之外,他倒是恪守礼仪,并没有逾矩的行为。

  刚开始宁心怡还对这些“溢美之辞”相当感冒,但听多了,她也把自己训练得如听天气预报一样自然。

  毕竟时薪两干元的工作,不是人人都能得到的。

  而且她也确实需要钱,以支付未来到国外进修硕士的费用。

  毕业在即,在导师的帮助下,她已经申请了美国数所知名大学的硕士班,只要一拿到s“”er,她便准备出国深造。

  “老师,我做完了。”

  孟天翔的声音拉回她飘远的心神。

  宁心怡低头检阅着他刚完成的英文试卷,唇角不由得浮现一丝淡淡笑意。

  孟天翔头脑聪颖,反应敏捷、记忆力超强,只要教一遍便能牢牢记住,并融会贯通。

  她不明白,以孟天翔的程度,只要稍稍努力,便足以成为全班第一甚至全年级的榜首,但他显然把太多时间花在玩乐及“泡马子”上,根本没把念书当一回事。

  “老师,你笑起来好美……”孟天翔一手撑在脸颊,痴迷地看着她。

  宁心怡瞪了他一眼,不予理会。

  “除了这几道选择题,你都做得很好。要注意时态的改变。”她仔细地眺出几处错误。

  “我知道了。”孟天翔点点头。

  宁心怡还是比较喜欢此刻的他,像邻家男孩,但他眼眸中隐隐闪烁某种深沉的欲望,仍是让她感觉不安。

  有时,当他凝视着她,眼中会突然焕发出锐利的光芒,既亮又热,几乎让她以为下一秒他就会扑过来,狠狠吻上她……

  她知道自己不该有这样的妄想,这两个星期,孟天翔完全可算是个“好学生”,但不知怎地,她仍不时会有这样的错觉!

  在他身边,她一直是紧绷而不安的……

  突然,宁心怡的手机响了,是她的男友打来的。

  宁心恰小声说了句“对不起”便走到阳台,接起电话。

  “心怡,你那边什么时候结束?我来接你好不好?”手机里传来她男友的声音。

  她的男友周航,是大她一届的学长。

  两人已经恋爱一年了,从一开始的热恋期,到现在的稳定平淡期,一周难得通一次电话。

  在别人眼中看来这或许很不正常,宁心怡却从来没有怀疑过周航。

  她相信周航的为人。虽然他外貌端正,又是学生会会长,身边不少莺莺燕燕环绕,但他不会背叛她的。

  “不用了,我自己搭公车回去就行了。”宁心怡微微一笑。

  “好吧。”周航也没有坚持。“这个周末一起吃晚餐吧,我有件事想跟你说。”

  “有什么事不能在电话里说吗?”

  “呃……这个……我觉得还是当面告诉你比较好。”周航说得吞吞吐吐,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。

  “好吧,反正我们也有一阵子没见面了。那周末见。”

  宁心怡微笑着结束通话,一转身,差点撞上一堵坚硬如石的胸膛,抬起头,却看到孟天翔一脸阴沉。

  “刚才打电话来的是谁?”孟天翔沉着脸问,醋意滔天。

  “是我男朋友。”宁心怡垂下眼睑回避着他的视线。

  明明光明正大,她却没由来地心虚起来……

  “你已经有男朋友了?”孟天翔眉头皱得死紧。

  “是啊,已经交往一年了。”宁心怡不明白,他为什么看起来一脸受伤的样子。

  “老师,你喜欢他吗?”

  “喜欢。”

  这个问题实在太过隐私,她可以不答,但她还是给了答案。

  “那他呢?”

  宁心怡一怔,想了想,“他……应该也是喜欢我的吧。”

  “只是应该吗?”孟天翔向前靠近一步。隐然的气势顿时自他高大的身躯散发而出。“你并不确定,对不对?”

  “不对,我确定他喜欢我!要不然他也不会打电话给我。”话虽如此,宁心怡心头却涌上了浓重的不安。

  她和周航有一阵子没见了,每次打电话给他,他不是在忙,就是不接电话。现在他突然提出共进晚餐的要求,说起话来又是支支吾吾……

  “老师,我看你根本是在自欺欺人。我明明在你眼里看到了不确定。”孟天翔轻轻抬起她的下巴,深邃似海的黑眸中闪烁着明亮炙热的光焰。

  不过才十七岁,孟天翔就已经长到了一八〇,比娇小的宁心怡足足高了一个半头。

  孟天翔微俯下身,两人互相凝视的瞳眸中,倒映出彼此淡淡的身影。

  “老师,你知道的,我喜欢你。”

  宁心恰突然觉得一阵晕眩,他的声音和眼眸都仿佛有种魔力,将她紧紧地、深深地往里吸……

  她还没来得及逃开,他就突然一个箭步将她揽入怀中,大掌控制住她的头部,猛地堵上了她的唇。

  “嗯……”宁心怡只挣扎了一会儿,就被他滚烫的舌侵入了口腔。

  火热的男性气息,顿时满满地将她全身笼罩。

  她想逃,但整个人却被他紧紧箍住,动弹不得,她想躲,但小小的舌尖无处可逃,被他强韧炙热的舌逮住,毫不客气地吸吮起来。

  他深深吮着她甜美的红唇,将她小小的舌整个卷住,不断爱抚挑逗,肆无忌惮地侵入她口腔每一个角落。

  不一会儿,他便满意地听到她发出如猫咪般的呜咽,同时也感受到她身躯细微的颤抖。

  他吻得更深更火热,恨不得将这朵静美的水莲整个揉入怀中……

  她是他的!

  第一眼看到她时,他全身就充斥着想要占有她的欲望,只是她那么安静、那么柔美,又顾忌着“师生”的身分,他不想自己的急切吓坏她,所以才在她面前扮演起乖巧的好学生。

  然而,在听到她已经有一个交往一年的男朋友后,他的假面具顿时进裂了!

  他再也无法假装是个好学生,更不可能眼睁睁看她投入别人的怀抱,不管如何,他都要得到她!

  从小,他就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天之骄子,父母过分的宠爱造成了他狂妄桀惊的个性。

  在他的观念里,只有他不要,没有他得不到的,宁心怡也一样——

  突然,舌尖传来一阵剧痛,孟天翔闷哼一声,放开宁心怡,还没来得及抬头,脸颊上就被人掴了一记。

  清脆的巴掌声在室内回荡,听起来格外响亮。

  从小到大,还没有人敢动他一根指头,孟天翔猛地抬头,却在看到“凶手”的那一瞬,整个人僵住。

  宁心怡气喘吁吁,脸色苍白地瞪着他。

  她双手发颤,膝盖虚软,若不是拚命逞强,只怕当场就要软倒在地。

  她的唇办已被他吻肿,像朵夕阳下绽放的花蕾,带着楚楚动人的羞红。

  她整个人看起来就像一朵怒放的红玫瑰,交织出忿怒和娇羞的火花,完全不似平时安静文雅的水莲!

  整个心神都被撼动,孟天翔怔怔看着她,完全忘了呼吸。

  “孟天翔……我讨厌你!我已经有了男朋友,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……因为你喜欢我,就可以强迫我吗?你有没有问我愿不愿意?你太任性了!”

  一串泪花无声地自眼角流下,意识到自己情绪的失控,宁心怡猛地捂住嘴,推开挡在前面的他,往楼下冲去。

  孟天翔怔怔地站在原地……

  抬起手背,一滴晶莹的液体就在他手背正中央,剔透、美丽、滚烫,几乎要将他整个人刺穿。

  他低头,含住那滴泪,尝了到淡淡的碱味。

  宁心怡……心里默念着这个名字,孟天翔闭上眼睛,生平第一次,品尝着爱情带来的惊人悸动。

  如果说,第一眼是一见钟情,那么这一吻,还有她给他的一巴掌,便已牢牢攫住了他的心。

  她是他的家敦老师,又大他三岁……

  但这些都不是问题!

  孟天翔唇角勾起一抹自信傲然的笑意——